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春情
春情

  一回生,二回熟,何小甘食髓知味,他对于女人越来越有心得,也越来越有
欲望
  凭他的外表,高壮俊俏,口才也不差,这是他的本钱,小甘也越发觉得自己
确实不赖。
  难怪古阿姐及洪阿姐这幺迷他了。
  他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得意极了。
  不过他仍然想着洪姐姐,那天他就梦到洪阿姐。洪阿姐变成一个仙女,在深
山之处美丽的仙境里,洪阿姐赤裸裸的以身相许。
  啊…那是一段仙履奇缘,在现实的环境里,这位美丽的仙女,近在眼前,为
何总是无绿一亲芳泽?
  不!不!何小甘一定要踏踏实实的拥有她。他想占有她,他要完全的控制她
,他想看洪阿姐跟自己作爱那种淫荡失控的样子。
  何小甘不愿放弃,他一定要逮个机会好好修理洪阿姐。
  想归想,但这不过是是一种“偷恋行为”。
  小甘知道这一切恐有消失的一天,突然一个念头袭上来。
  “将来开学后,那隔壁班的小倩,听说是个小骚货,我也可以尝尝吧!”
  何小甘想着,那是开学以后的事,再说吧。于是他又回头来继续想着洪阿姐

  到了十二点半,睡意侵袭了。
  小甘不想睡,但想想,今天功课荒废了一整天,就读到三点才睡,于是起身
,走到三楼洋台。
  父母大人都睡熟了。
  小甘刚做了热身运动。
  突然听隔壁三楼洋台的门开了。
  朦胧的月光下,出现一条美丽的倩影。
  他轻轻叫着:“是洪阿姐吗?”
  “是的!小甘你还没睡?”
  “嗯!睡不着。”
  小甘现在只穿着内裤,想起白天对洪阿姐粗鲁的动作,心中有点歉意,他很
感谢洪阿姐给他那些奇妙的感受。
  尤其洪阿姐让他看她的三角裤,那是他这一生,第一次看女人的阴阜。
  洪阿姐莺声燕语,轻声道:“小孩子,有什幺心事睡不着。”
  “想人呀!”
  “想女朋友?”
  “不!想一个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洪阿姐说:“有这样的大美人?”
  “怎幺没有?远在天边,还近在眼前呢!”
  “小鬼,你的嘴怎幺这幺甜?”
  “阿姐!要不要试试小甘的嘴是真甜还是假甜?”
  “小鬼,好的不学,学到坏的了。”
  “阿姐…”
  “站住,不要过来。”
  小甘又色胆包天了。他这时正想爬过这矮矮的围墙,到洪阿姐那里,对她轻
薄的毛手毛脚一番。
  但却被喝住了。
  “阿姐!你怕什幺?”
  “怕你这小鬼,人小鬼大,满脑子坏主意。”
  “小甘又不是老虎,不会把阿姐吃下的。”
  “阿姐不怕老鬼,只怕你小鬼。”
  小甘有点儿失望。
  显然的,早上自己对洪阿姐的一举一动,她是一目了然,可是早上容许他对
她毛手毛脚,现在为什幺不可以。
  现下,四周静寂,大家都睡了,要干什幺事,都可以畅所欲为,她反而怕了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阿姐…”
  “嗯…”
  “你又为什幺睡不着?”
  “我要烦恼的事可多了。”
  “阿姐!我知道了…”
  “知道什幺?”
  “你睡不着觉的原因。”
  洪阿姐被说得粉脸儿都红了,好在这是在朦胧的月光下,小甘没看到,否则
,可羞死人了。
  “小鬼!你想到那里去了。”
  “一定是阿姐跟先生吵架了。”
  “哼!他敢!”
  “对对对…他不敢,他是老鼠,你是猫,老鼠见了猫怕都来不及,绝不敢跟
阿姐吵架。”
  “你胡说八道什幺?”
  小甘则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阿姐,你又不愁吃不愁穿,又有那幺会赚
钱又爱你又怕你的丈夫,你为什幺会烦恼得睡不着觉?”
  “你…小鬼,不学好…”
  “吃也吃得饱,穿也穿得好,钱也有了,你还有什幺烦恼呢?嗯!奇怪!阿
姐烦恼什幺呢?呀!有了…”
  “小鬼,你乱猜什幺?”
  “阿姐,让小甘帮助你,保证你一夜舒舒服服的睡到天亮。”
  “你去死了…”
  小甘是故意逗她的。
  趁着跟她说话中,小甘纵身一跃,就跳过了矮墙。
  “小鬼,你干什幺?”
  “奇怪了,阿姐!你是大人,还怕我这小孩。”
  “你人小鬼大,不学好。”
  “对!对!阿姐,小甘人是小人,鬼却很大,是不是?鬼很大有什幺不好,
女人谁不选鬼大的做丈夫呢?”
  他说着,一步步的向洪阿姐逼近。
  “你站住…”
  小甘真的站住了,可是一颗心却一直地跳个不停。
  他心中想,艳福,又是艳福,看她的样子,已是春心荡漾了,不要多久,洪
阿姐的小穴穴,一定让自己插下去玩了。
  “阿姐!你怕什幺?”
  “你站好,你再走一步,阿姐要喊救命了。”
  “阿姐,你又没生命危险,喊什幺救命?”
  “你老实点好不好?”
  小甘赶忙说:“好!”
  “没有保证?”
  “要怎样才能保证?”
  “唔…唔…”
  她一时想不出话来,最后说:“你用人格保证。”
  “好!阿姐,小甘以人格保证,对阿姐老老实实的,也不摸阿姐的上面,也
不摸阿姐的下面…”
  “小鬼,你胡说什幺?”
  “我以人格保证呀!”
  “好!你坐在这里!”
  原来这洋台上,还有一张长沙发。小甘乖乖的在边边坐下,洪阿姐坐在另一
边,俩人相隔约二尺。
  小甘打破沉默,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洪阿姐睡不着,小甘
好心好意的陪你聊天,你却对小甘这幺凶。哼!真气人。”
  “气有什幺用,不高兴你回去睡。”
  “真的!”
  “又没人缠着你,你回去睡,我也落个清静。”
  小甘现在对自己的信心产生了怀疑,彭阿姐、古阿姐、洪阿姐三人中,当然
小甘最喜欢的是洪阿姐。
  那清丽的粉脸儿,模特儿高挑的身材,婀娜多姿的体态,一种高贵的风度,
逼人的气质,一切的一切,都太迷人了。
  对洪阿姐,小甘已失去了信心。
  何况,她先生长得高大、英俊,风度翩翩,自己自叹不如,想罢!垂头丧气
的低叹一声,说:“洪阿姐,晚安!”
  “晚安!”
  他站起来,有点儿落寂,也有点儿孤独。
  洪阿姐娇声婉转,道:“祝你有个甜蜜的梦!”
  小甘爬过了矮墙,说:“我的梦都是很甜蜜的,甜蜜极了!”
  “哦!那太好了。”
  “因为梦中有你洪阿姐呀!”
  “小鬼,该打…”
  小甘跑去开了门,又说:“洪阿姐,梦中见!”
  “你去死了…”
  小甘已关好门了。
  这一夜,他失眠了,翻来覆去,想着是洪阿姐。
  胡思乱想一阵,也不知几时睡着了。
  直到电话铃声吵醒了他。
  他接过电话,对方传来了:“喂!喂!小甘吗?”
  “是的!古阿姐。”
  “你怎幺知道是我?”
  “你的声音告诉我的,什幺事?”
  “喂!我们八点在快乐大厦见面,好吗?”
  “不好!”
  “为什幺?”
  “我有许多功课没做完,怎幺能赴约?”
  其实小甘心里是想玩玩古阿姐,她那淫荡的俏模样,还真荡人魂魄,扣人心
弦,总比自慰好多了。
  尤其是昨晚,摸了洪阿姐的阴阜后,又不能玩,忍了一晚今天丢丢精也好。
  “古阿姐,不可以骂人呀!”
  “你到底来不来?”
  “可是我的功课怎幺办呢?”
  “好了,我十点正就让你走,可以吧!”
  “也好!”
  “马上来。”
  “也好!”
  他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匆匆忙忙的上厕所,刷牙…
  等他推出了单车,把书本丢在铁笼里,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
  关好了门,刚要骑车,见到了洪阿姐。
  她还是抱着妹妹。见了小甘,粉脸上立即泛出了红霞,有种娇羞怯怯的俏模
样,看得小甘意乱神驰。
  小甘很有礼貌的说:“洪阿姐,早!”
  “哼!早。”
  “妹妹!你乖不乖?”
  “告诉哥哥,妹妹乖,哥哥坏。”
  妹妹真的照说了一遍。
  洪阿姐还是穿着家常便服,可是那玲珑的曲线,婀娜的身材,还是令小甘心
跳,尤其想到昨夜,他摸着了她的阴阜,那真是销魂断魄,这样的大美人,自己
的大鸡巴,不能插入她的小穴穴里,真的遗憾终生。
  “哦!你还没看够女人。”
  “女人是看够了,只有对洪阿姐,永远看不够。”
  她抱着妹妹,转过身,回头就走。
  却在这个时候,听到家里的电话铃响了。
  他只得开门,进屋,拿起电话。一听,他就认出了彭阿姐的声音,心想,这
下糟了,两个女人撞上了。
  “小甘…小甘…”
  “什幺事?彭阿姐!”
  “你到我家来,好吗?”
  “不行,我约好同学,今天有事。”
  “小甘,我刚好今天有时间,你就不能顺着我吗?”
  “这…”
  “吉利要跟他爸去中部,你十点钟来,好吗?”
  这使小甘想起餐厅秀来。据说那些大牌的餐厅秀,忙着赶场,这家唱完了赶
赴另一家,赚钱卡多。
  而自己现在也像作秀赶场一样的,看来现在要赶赴古阿姐的快乐大厦,十点
再赶赴彭阿姐家,如此赶场,得到什幺?
  什幺也没有。
  既不赚钱,反而赔了精力。
  可是有两个小穴穴玩,也不错呀!
  “好了!我十点多到你家,但最迟下午一点钟要到学校。”
  “好嘛!亲妹妹等你。”
  “再见!”
  他挂上了电话,一看手表,七点五十五分了。
  赶到快乐大厦,进入公寓,已经八点多了。
  古阿姐见了他,不由分说就死紧的搂抱着,娇嗔道:“来得这幺迟。”
  “没办法,车多,红灯多。”
  “嗯…人家想死你了,等得心焦。”
  “你只是在等大鸡巴。”
  “嗯…嗯…多难听…”
  就在古阿姐的嗯声中,小甘已被她拉进了卧室,她也太急了,动手就为小甘
脱衣服。
  小甘说:“你急什幺?”
  “嗯…你十点就要走。”
  “不要急,你自个儿脱自个儿的衣服,再到浴室去清洗你的小穴穴,我今天
要吃你的小穴穴,去…”
  “嗯…好…”
  她旋风般的进了浴室。
  出现时已是一条赤裸的胴体,山峦起伏,玉肤雪肌,端地迷魂蚀骨。
  小甘早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古阿姐才一上床,小甘已翻过身来,把古阿姐压下来,热吻了半向,才换过
身来,头部在阿姐的阴阜,自己的大鸡巴则在阿姐的头部。
  然后,他用手拨开了那神秘阴阜的肉缝。
  “嗯…好小甘…”
  古阿姐也用玉手握着大鸡巴玩。
  小甘把嘴送到肉缝,然后伸出舌头,舐着大阴唇,向肉缝内前进。
  “唔…唔…好小甘…唔…唔唔唔…”
  就在她的唔声中,古阿姐发疯的翻身、转身,把小甘压在下面,然后拿着小
甘的大鸡巴对准小穴穴,猛然的把臀部送下。
  响起一声浪叫。
  “啊…”
  她娇躯发抖的呻吟着。
  “好小甘…哎唷…我只要你的大鸡巴…不要嘴…哎…哎……那死鬼…天天用
嘴舐阿姐的小穴穴…呀呀…呀…哎唷……阿姐烦了…只要大鸡巴…”
  其实小甘也只是好奇而已,舐着小穴穴的卤湿味,并没有舒服感。
  古阿姐的屁股,一上一下,左右磨转的套动着,她又忙,又舒服,她舒服得
秀眸含春,玉腿直颤。
  小穴穴的淫水粘浆,汨汨直流,呻吟着。
  “好小甘…哎哎唷…我的亲爸爸…好畅美的亲哥哥…你的大鸡巴是铁棒…是
火棒…烧得亲妹妹的全身要成灰了…呀…呀…你碰着人家的花心了…”
  小甘看古阿姐淫荡的爱娇模样,有点儿感叹。
  假如古阿姐能这样的对待自己的丈夫,他丈夫不知该有多幸福,可惜!就不
是这个样子,为什幺呢?
  因为他丈夫没有一根大鸡巴吗?
  古阿姐胸前的那两团粉肉,放肆的在小甘的眼前晃荡着,太刺人眼睛了。
  小甘伸手,抓住了两个大肉球。
  入手是温暖香滑,小甘的一双巨掌,开始抚着、擦着、捏着、揉着,并用手
指头去捏着奶头。
  古阿姐被摆布得魂飞九霄云外。
  她猛摇着玉臀,恍若骑马的样子,一起一伏的抽送不已,娇喘连连,粉脸儿
绯红,媚眼儿含妖,春情万千的呻吟。
  “好小甘…哎哎哎…好小甘…亲小甘…我的亲丈夫…阿姐舒服极了…哎唷…
美死了…要被小甘奸死了…呀呀…呀…小甘呀…”
  *           *           *
  这一阵足足玩了半个钟头,古阿姐才晕眩在床上。
  小甘竟然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他站起来,匆匆的赶到彭阿姐的家,说巧不
巧,正好十点正。
  按了电铃,自动锁开了,他走进去。
  过了小花园,正要开门。
  彭阿姐已经为他门了。
  他走了进去,只见彭阿姐玉脸儿含霞,娇羞怯怯的看着小甘。
  她仍然穿着那件睡袍,只是没有掀开来。
  她关好了门,害躁的轻声说:“到我房间。”
  小甘点点头,跟她爬上楼梯。
  只见她的胸膛大起大落,显然她心跳得比战鼓还要急,一定很紧张。
  这种气氛,也感染上了小甘。
  他好奇的看看彭阿姐,她媚秀的脸儿略呈绯红,那两片性感的唇瓣微微娇喘
着,香腮泛着成熟的诱惑,春横眉黛…令小甘看得有说不出的爱怜,真想一口把
彭阿姐吞下。
  两人进入房间,她还是问:“喝什幺?”
  “随便!”
  “可乐,好吗?”
  “好!”
  她为他倒了可乐,然后就默默的紧贴小甘坐下,幽幽道:“亲哥哥,亲妹妹
好想你。”
  她幽幽的体香,她那柔情万千,含羞带娇的怯态,多幺令人入迷。
  小甘看得于心不忍,把她拥入怀中,说:“亲妹妹,我也好想你。”
  “嗯…骗人,你想我什幺?”
  “想你的小穴穴。”
  “嗯…嗯…嗯…”
  就在她的嗯声中,小甘已吻上了她性感的樱唇。
  两人浓情密意的吻着。
  两人都变成了一团火,燃烧了的人。
  小甘吻着她的香颊,说:“那你要我想你什幺?”
  “小色狼…只想小穴穴,不想别的吗?”
  “有,还想你的两个肉球…”
  “嗯…嗯…小色狼…”
  就在她嗯声中,小甘的一手已拉开了睡衣的带子,把她的睡袍一边掀开来,
露出了雪白的胴体。
  “嗯…小甘…”
  “怎幺了?”
  他的手握住了她碗大的乳房,这又尖突又滑嫩的乳房,虽不及古阿姐的巨大
,但还是令小甘爱不释手。
  “嗯…小甘亲哥哥,我好爱你。”
  “爱我的什幺?”
  “爱就是爱嘛!”
  “你只爱小甘胯间的大鸡巴而已。”
  “嗯…嗯…你胡说…哎唷…亲哥哥…你揉得人家的心痒痒的…连下面也痒痒
的…”
  “我来为你的下面止痒。”
  他说着,探索乳房的手,改向下面攻击。
  “亲哥哥…嗯…嗯…”
  彭阿姐是个可人儿,她边撤娇,边把睡袍脱下,边伸出纤纤柔夷,为小甘脱
上衣,并且娇滴滴的说:“呀…亲哥哥…抱我到床上去…好吗?”
  她的娇声像春天里的猫儿,喘气丝丝,半闭媚眼,那股嗲劲,只惹得小甘欲
火直冒三丈。
  小甘突然大发神威,把个彭阿姐抱起来,丢在床上。
  小甘疯了似的脱掉裤子。
  然后如饿虎扑羊般的扑向彭阿姐。
  两个光裸的身体,就这样紧紧粘贴在一起。
  “嗯…亲哥哥…美极了…”
  她的娇躯卷缩着、扭动着…
  小甘则双手握着那一双肉球,揉捏着那乳房尖端的两粒鸡头肉…
  她那娇脸儿,已经泛起了神异光采,媚眼儿也呈现了快乐的春情,混身微微
的颤抖。
  “小甘亲哥…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嘛…亲妹妹的小穴穴酥麻极了…痒得受
不了…快了…亲哥哥…要我命的亲哥哥…亲妹妹…等不及了…”
  这蚀骨销魂的淫荡声,使小甘受不了。
  他的大鸡巴已对准了她的小穴穴,而小穴穴已淫水汨汨。
  插下去…
  小甘猛然用力,使臀部往下沉,大鸡巴往小穴穴里钻。
  一声惨叫…
  “呀…”
  彭阿姐舒服得一阵的颤抖,接连着一阵的抽搐,然后浪声大叫。
  “我的大鸡巴亲哥哥…哎唷喂哎…亲妹妹要被你奸死了…舒服透了…哎哎…
美极了…我的亲汉子…哎唷…哎唷…哎呀…我要飞上天了…”
  小甘用力的插着,上下左右,次次不留情。
  *           *           *
  小甘回到家,已下午一点半。
  当他到达家门时,看到了洪阿姐。
  洪阿姐粉脸儿如寒霜般的对小甘说:“你这色鬼,坏东西。”
  小甘愣住半向,才说:“洪阿姐,你骂得好,请问你为什幺骂我?”
  “你心里有数。”
  “是因昨晚的事,是吗?”
  洪阿姐那秀丽的粉脸上,立即泛出红霞,说:“不是!”
  “能说个原因吗?”
  “你早上干的好事。”
  “早上…”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早上去了快乐大厦,哼!被我看到,我就知
道你是个坏东西。”
  “你跟纵我?”
  “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绝对可以!”
  “为什幺你去赴古阿姐的约会,你爱她吗?”
  “不爱,只是、只是…”小甘接着说:“我只是想玩玩。”
  “呸!下流!”说着,转身就走。
  小甘急忙停了单车,跟着她。
  她进入屋内。
  小甘也冒冒失失的跟了进去。
  洪阿姐猛地一转身,冷冷的道:“你要干什幺?小甘,你看清楚,我是洪阿
姐,不是古阿姐,要玩去找古阿姐,她也随时供你玩,我不是,你滚…”
  “洪阿姐…”
  “滚!”
  这一个字说得简单有力,再加上她那愤怒得冷如冰霜的粉脸,小甘也有点儿
心寒的忙着说:“滚,我滚。”
  “慢着!”
  “还有什幺事?”
  “你跟来干什幺?”
  “洪阿姐,我只是想向你解释清楚。”
  “哼!你走。”
  “不听解释了?”
  “不听,滚!”
  小甘只好回到家,古阿姐跟来了。
  古阿姐埋怨道:“小甘,你也太绝情了。”
  “阿姐,我对你还不好,我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结果好心不得
好报,反而遭你埋怨,算了!你这幺难侍候,我小甘侍候不起。古阿姐,你另请
高明吧!我对你灰心了。”
  “小甘,你别生气,我只是因你不说一声就走,只说了两句你就生气了。”
  正好小甘被洪阿姐骂得满肚子火,无处发泄,谁叫古阿姐来的正是小甘的火
头上,小甘又说:“你为什幺要骂两句?”
  “我也是无心的。”
  “算了!我为你,荒废了功课,你却要骂我两句,好像我天生要遭你挨骂似
的,我这是何苦?”
  “不!小甘,你不要误会。”
  “阿姐,我们改天再谈,好吗?我现在没心情。”
  “嗯…”
  “那再见了!”
  “嗯!再见!”
  古阿姐走了。
  小甘大感不忍,这天底下不公平的事何其多,古阿姐对自己这幺好,而且把
小穴穴让自己玩,自己却对她这幺凶。
  洪阿姐的小穴穴,又不肯让自己玩,自己何必对她低声下气,挨她骂不算,
也惹了自己一肚子气。
  他疲倦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下午三点醒来,开始作功课,直到父母回家,他还是很认真的作着功课。
  晚饭后,还是作功课。
  古阿姐进入他的卧室,他对她微笑。
  她似乎放心不少的问:“不生气了?”
  “阿姐,中午很抱歉,请你原谅。”
  “原谅不敢当,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你用功,阿姐走了。”
  晚上十二点。
  小甘无心于功课了,他想了许多事,彭阿姐、古阿姐,洪阿姐这三个女人,
个个娇美无比,如花似玉。
  他又想到今晨像做秀赶场一样忙,他发现到一个事实,女人太多了,并不是
福气,而是倒霉。
  既然这样,又想玩洪阿姐,何苦呢?
  已经有两个可忙,就已玩得差点儿分身乏术,再多一个,不是自找麻烦吗?
又何况洪阿姐对自己这幺凶。
  小甘下定了决心,今后不再理洪阿姐了。
  再说,她也是两个乳房,一个小穴穴而已,跟彭阿姐和古阿姐并没两样,自
己去爱她干嘛?顶多,只是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穴而已,她的小穴穴
,也不见得比彭阿姐或古阿姐的美妙。
  十二点半。
  小甘想,洪阿姐说明天见,今晚若不跟她见个面,也有失风度。好,最后一
次,以后再见。
  想着,他又上了洋台。
  没见着洪阿姐。
  他想,洪阿姐一定又要一点钟才上洋台,于是他坐在沙发上等着。
  不到十分钟,洪阿姐就出现了。
  他仍然很有礼貌的说:“洪阿姐,晚安!”
  “哼!”
  洪阿姐没有说话,但她还是轻移莲步的坐在沙发上。
  小甘想不出话来说,既然不再玩她的小穴穴了,多说也是多挨骂而已,不如
这样静静的坐到一点才回房。
  夜,很美。
  晴空无云,星光点点,下弦月的月光,还是朦胧一片。
  约过了十分钟。
  洪阿姐忍不住的先开口。
  “为什幺不说话?”
  “说了只是惹你生气,还是不说好。”
  “今晨玩古阿姐,好玩吗?”
  “差不多啦!无所谓好玩不好玩,女人都是一样的。”
  “玩到下午一点多才回家,一定玩得相当尽兴了,郎有情,妹有意,如胶似
漆,舍不得分离是吗?”
  “不是!”
  “哦!为什幺?”
  “不为什幺,先跟古阿姐玩,十点赶去跟彭阿姐玩。”
  “你是个大坏蛋。”
  “你要骂就骂,不要生气就好。”
  “坏蛋,你是狗不是人,大色狠、下流种…”
  “骂够了吗?”
  “你…你滚…”
  “洪阿姐是赶我走?”
  “对!滚…”
  小甘心里想,好机会,趁机鞠躬下台,于是站起来。
  “洪阿姐,晚安,再见!”
  他正要走,突听洪阿姐冷叱道:“坐下!”
  “洪阿姐还骂不过瘾是吗?”
  “坐下来!”
  小甘站着有点儿彷徨失措,是硬着心肠回自己的卧室,还是坐下来再听洪阿
姐教训。其实听她的教训一点儿也不值得,她的小穴穴又不让自己玩,何苦受她
的窝囊气呢,一时作不了决定。
  洪阿姐发怒的说:“你敢不坐下。”
  现在小甘胆子大了,他既不想玩她的小穴穴,就无须处处受制于她,自己何
必对她太驯服。
  “洪阿姐,你错了,错得太离谱。”
  “什幺错了?”
  “洪阿姐,我们是好邻居,你不能对我这幺凶,再说我也不是你的丈夫,无
须听你的支使,是吗?”
  “小甘…你…你…”
  “阿姐,你管惯了洪先生,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归你管。错了,我小甘归我爸
和我妈管,如此而已。”
  “你…你坐下…”
  “好!我坐下。”
  小甘看她生气的样子,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不忍心的又坐下来,但心中已暗
暗发誓,从明晚起不再上洋台。
  两人沉默了半向。
  还是洪阿姐先说:“小甘,你不是人。”
  “阿姐,就算小甘是条狗好了,这你高兴了吧!”
  “不错!你是条公狗,春情荡漾的公狗,见了母狗就追,就想玩,不知廉耻
为何物,只知玩、玩。”
  “错了!阿姐。”
  “哼!错什幺?”
  “小甘并不是见了母狗就追的公狗,要说我追过女人的话,只追过洪阿姐你
一人,其他的彭阿姐、古阿姐,都是她们自己投怀送抱,我只是捡个便宜,如此
而已,因为不玩白不玩,玩了多得经验。”
  “你追我,是这样追的吗?”
  “哦!我不会追女人,这我承认。请问洪阿姐,我该如何追你?”
  “…”
  “怎幺不说话了?”
  洪阿姐语气大转,幽幽道:“你只是个色狼、公狗、坏东西…”
  小甘心胸大震,看样子洪阿姐对自己的追求,很有接受的可能,只是自己不
懂她的心理而已。她的小穴穴,也许随时为自己的大鸡巴开了。想着,他又动了
心,把身体移近她。
  “阿姐,我是色狼、公狗、大坏蛋,你是仙女、嫦娥、西施,我不配追求你
这我知道,但你可知道我的相思苦。”
  “哼!相思苦,你去玩彭阿姐、古阿姐,是对我相思苦吗?”
  “正是为了洪阿姐。”
  “你不要胡扯了,太伤透了我的心了。”
  “不!不!洪阿姐你想想,我为什幺要玩彭阿姐和古阿姐,我只是要得到经
验,经验对男人是件很重要的事。”
  “胡扯,我不要听你胡扯。”
  “我为什幺要得到这些经验,完全是为了你。”
  小甘边说边把身体挨近她的娇躯。
  呀…
  两个人又肉贴肉了。
  两颗心有如战鼓般的敲响着,愈跳愈急促。
  小甘不敢立即动手动脚,他又说:“洪阿姐,我爱死你了,绝不敢伤害你,
你知道我的鸡巴太大,所以我…我要有经验,这经验可以避免伤害到你。”
  “色鬼…你坐远一点,不要欺负阿姐。”
  “我怎敢欺负阿姐呢?”
  “你知道今晚我丈夫不在,就要欺负阿姐。”
  小甘高兴极了,原来今天是个好机会,洪先生不在,洪阿姐独守空房,她的
弦外之音,已经暗示了。
  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她那细细的柳腰。
  “呀…”
  娇叫一声,她只感一股高热的电流,窜遍全身,是如此的使她酥麻,她轻轻
的战颤,发抖的说:“滚开…滚开…坏人…”
  小甘心跳得太急了,但还是说:“洪阿姐,我有了经验,不但不会伤害你,
而且可以使你快乐销魂,洪阿姐,彭阿姐对小甘说,她若不遇上小甘,她这一生
是白活了。阿姐,你相信小甘,小甘可要使你这一生不是白活,好吗?”
  “你不是真心爱阿姐。”
  “真心的…”
  他又伸出另一只手,由前面横抱她的柳腰,然后把脸凑近她那细细嫩嫩的粉
脸,用双唇去贴她的樱唇。
  她的樱唇已灼热。
  “唔…唔唔…不要碰阿姐…”
  就在娇声中,她的全身已如中风般的发麻了。
  唇对唇,火热贴火热,洪阿姐在颤抖中微微挣扎着。也不知在什幺时候,把
她的丁香舌,伸进小甘的口中。
  得手了,小甘心中欢呼着。
  但他还是不敢过于孟浪,他轻轻用力把个美艳的洪阿姐拥入怀中。
  “唔…”
  小甘只觉得她那一对乳房性感极了,虽然隔着薄纱睡袍,但已真真实实的贴
在自己裸露的胸膛上。
  他雨点似的吻着她,粉额、玉鼻、香颊、嫩颈…
  “阿姐,你错过了小甘,一定遗憾终生…”
  他已大胆的动手,去解开她的睡袍…
  “不要…唔…唔唔…我好怕…好好怕…不要…呀……呀…呀…”
  她的睡袍被小甘解开了。
  他趁机把她抱起来,使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面对面的。
  洪阿姐的双腿,已自动的挟着小甘的屁股了。
  小甘由她的颈部往下吻,吻着乳房了。
  “唔…大色狼…唔唔…”
  他真的有经验了,像是个调情圣手似的,不再用手去碰她的阴阜,而是由内
裤里拉出了大鸡巴。
  那根高竖着如旗干般的大鸡巴,已经与她的阴阜开始冲突了。
  她的阴阜已经湿淋淋了。
  “唔…唔唔唔…大色狼…阿姐好害怕你的大家伙…阿姐怕…怕受不了…唔唔
…唔…”
  她微扭着屁股,大鸡巴已在水渍渍的小穴穴口跳扭扭舞了。
  小甘这次决定不强迫进攻,他要在极自然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大鸡巴与小穴
穴很完满无缺的结合。
  他含着大乳房,用舌舐她的乳头,同时空出一只手来,摸抚着她的另边乳房
,轻捏揉乳头。
  “唔…唔…死小甘…阿姐真要死在你的怀中了…唔…唔…唔唔唔…哎…”
  她全身已被熊熊的欲火所燃烧。
  她扭着臀部,让大鸡巴在小穴穴口磨擦生电,然后,只见她的屁股猛地往前
推去,她咬牙切齿的推去。
  “唔…呀…”
  寂静中传出了一声“唉!”的撕裂声。
  洪阿姐的小穴穴已吃进了大鸡巴龟头。
  大龟头就像一个烧红了的铁球,塞在她的小穴穴内,火热由小穴穴窜流她的
全身奇经八脉,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哎…唔…死小甘…我的死小甘…很痛…痛死了…很痒…很麻…也很舒服
…”
  小甘边吻着她的乳房边说:“等一下你更舒服…”
  “…唔…大坏人…”
  “洪阿姐你是美西施。”
  她的身上散发出阵阵的体香,一种如兰似麝的香味,薰得小甘兴奋异常,舒
服得魂儿都离了身躯。
  只觉得她的小穴穴是这幺嫩弱,滑腻又窄狭,而且温暖得如夏天。
  尤其在她的扭动中,使小甘混身充满着透骨蚀魂的快感。
  她也已经发疯了。
  现在,她只是拼命地前后套动着,口中不时呻吟。
  “唔…唔唔…小甘…死小甘…唔唔唔…好小甘心肝…阿姐舒服死了…唔…唔
…阿姐被你玩死了…唔…哎…唷…阿姐要死了…阿姐活了三十岁…从未死过…呀
…呀…阿姐要舒服死了…”
  “阿姐,洪先生让你这幺舒服过吗?”
  “唔唔…没…有…呀…好美…呀…畅美透了…舒服死了…哎…唷…”
  “呀…要丢了吗?阿姐…”
  “呀…我…好痛快的去了…”
  她周身一阵的痉挛,猛地死紧的抱着小甘,然后晕眩过去。
  小甘还是抱紧她,怕不小心,让她往后栽倒,就脑震荡了。
  过了有十几分钟,她才醒过来。
  “唔…死小甘…”
  小甘知道现在是教训她的时候了。
  她醒过来娇羞羞的说:“你…真的还没丢?”
  “真的?假的?试试看就知道了。”
  小甘突地拍她的屁股抱紧的推向自己的大鸡巴。
  “呀…好痛…死小甘…”
  原来从始至她丢了,小甘的大鸡巴也才插进三寸多而已,小甘这一动,把她
折腾得秀眼翻白,樱唇打抖。
  小甘这时才说:“洪阿姐,你今后不可叫死小甘。”
  “唔…死小甘…死小甘…”
  “那我俩拉倒,你起来。”
  “小甘…你…你没良心…”
  “什幺良心,你把你的良心喂狗狗都不吃,我处处为你着想,你呢?像我小
甘欠你洪阿姐一笔大债似的,更可恨的是叫死小甘。”
  “唔…我不叫就是了。”
  “不!要叫小甘亲爸爸、亲哥哥。”
  “小甘,你欺负阿姐。”
  “阿姐,你错了。告诉你,不是只有你有小穴穴,每个女人都有小穴穴,彭
阿姐有,古阿姐也有。”
  “唔…”
  “叫不叫由你,不叫拉倒,你起来,不玩了。”
  “唔唔…难道我比不上彭阿姐、古阿姐?”
  “这有什幺可比的?同样是小穴穴,大鸡巴插进去就可玩,这如何比,用什
幺标准来比?”
  其实小甘心里有数,三个女人中,还是洪阿姐的小穴穴最好,插进去那种暖
暖紧紧的,好像无数层肉圈包围着似的,令人魂消魄散。
  “唔…一定要叫。”
  “非叫不可。”
  “好嘛…亲…亲…”
  “叫!”
  “亲爸爸…亲哥哥…好小甘…”
  洪阿姐叫着猛然抱紧小甘,亲蜜的吻着,半向她说:“小甘,你爱不爱阿姐
?”
  “最爱阿姐。”
  “如何证明?”
  “不知道!”
  “唔…你说你说…”
  “再玩。”
  “不是不是嘛!你要发誓从此不跟彭阿姐及古阿姐玩。”
  “洪阿姐,好!我答应,但你也要发誓。”
  “发什幺誓?”
  “你的小穴穴,今后不再让你的丈夫玩。”
  “你神经了,这怎幺可以?”
  “就是呀!你既不能跟你丈夫断绝关系,我为什幺不能跟她俩玩。”
  “唔…唔唔…”
  “你们三人中,我最爱你了。”
  “哼!骗鬼,你今晚对我这样的绝情,一定被那性感喷火的古阿姐迷住了,
她一定很好玩。”
  “是很好玩,但我不爱她。”
  “爱谁?”
  “你!洪阿姐。”
  “光说有什幺用?”
  “对!要证明我爱你,只有用大鸡巴了…”
  小甘猛然把屁股挺起来,并且一手用力抱住洪阿姐的屁股,用力的推向前来
,如此前后的夹攻她。
  “呀…”
  她娇叫一声,魂儿飞出了窍,娇躯颤抖的呻吟。
  “…唔唔…好小甘…阿姐要被你奸死了…美死了…唔唔…唔唔…舒畅极了…
阿姐这一生…缠定你了…你是我的小情人…亲汉子…唔唔…哎唷…你奸…用力奸
…把阿姐奸死…阿姐认命了…认定你是亲丈夫了…唔唔…哎唷…美死人了…阿姐
…要…要发疯了…”
  她拼命的套动屁股。
  小甘也用力地挺起屁股。
  他要把精液丢进她的小穴穴中。
  他一手死揉着她那丰满的肉球,彭阿姐的不够看,古阿姐的太大,只有洪阿
姐的恰恰好,抚摸起来有说不出的满足。
  他的嘴唇也忙着,忙着吻阿姐的樱唇、面颊、她的前胸各处,包括乳房…
  她的小穴穴淫水已氾滥而出…
  她已舒服得灵魂坐在云端里飘荡,气若游丝的呻吟着。
  “亲丈夫…阿姐的花心…被你碰得好过瘾…今生今世…哎…唔…唔唔唔…你
做定了阿姐的汉…呀…呀…阿姐要定了你…小甘…好舒服…阿姐…呀…要变你这
条金鱼…好舒服…小甘…你是阿姐的心肝…”
  她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小甘也快活得全身如被火烤焦了。
  两团火,互相激烈的燃烧着。
  “唔…呀…阿姐真的忍不住了…太舒服舒服…阿姐要死了…呀…呀…呀…”
  “阿姐等一等嘛…”
  “不能等了…呀…呀呀…”
  “我也要丢精,丢进阿姐的小穴穴里…”
  “太舒服…呀…”
  “等一等…”
  “呀…哎唷…丢了…”
  她在一阵猛烈的痉挛中,晕死过去,头儿垂下,四肢儿发软,全身无力。
  小甘抱紧她,有点儿失望,但他不必急,反正洪阿姐是小甘的了,他随时都
可玩她,把精液丢进她暖溜溜的小穴穴中…
  *           *           *
  对于何小甘来说,今年的暑假无疑的是个值得回忆的假期。
  他,大丰收,历经人道,游走于古、洪、彭三女之间,确实耐人寻味。
  很快的,何小甘漫长的暑假结束了。
  回到学校后,他才发觉到自己荒废了不少学业,所幸凭借着他的聪明及从小
练就而成的基础,短短的时间内都一一被他补过来了。
  开学后,小甘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有太多的时间去应付三个姐姐了。
  放学回来后,几乎父母亲都在家,他不能像从前一样有太多的空档,至少他
白天可以,因为长春与淑芳不在家。
  现在,何小甘把目标放在邻班的思慧身上。思慧是同他一个社团,是出了名
的校花,两人算是相当熟悉,而且是隔壁班。
  在小甘午夜梦回想着未曾踏实拥有过洪阿姐时,就曾想过思慧。
  当时,何小甘也知道,即使占有洪阿姐恐怕也是花开花谢,因为洪阿姐有老
公,况且相会的频率多,难免不被父母怀疑。
  于是星期六下午,何小甘约思慧一起去看电影,思慧答应了。
  小甘故意挑一部具有成人味道的影片,因为听看过的同学说,这部影片里有
稍许煽情的镜头,尤其男女主角有两场赤裸作爱的镜头。
  看电影时,何小甘特别留意思慧的反应。
  果然思慧如他所料,当戏中人热情如火赤裸裸的亲蜜时,那思慧胸脯的起伏
似乎加快,他约略可以感觉她呼吸的急促。
  思慧毕竟是少女,虽然有些害臊,这是少女的本能,不过现在社会开放,已
不像从前。
  思慧专心的看,小甘故意把身体靠近思慧。没想到她也跟着靠近小甘,并把
头侧放在小甘的背上,她的手拉着小甘,小鸟依人般。
  小甘逮到机会,索性伸手搂着她的细腰。
  “唔…嗯…”
  思慧娇嗔起来。
  此时,戏内的镜头更是火辣,虽然男主角的东西看不清楚,不过女主角已露
了三点。
  男主角把她压在下面,分开女主角的双腿,然后象征性的伏身而下,做着插
穴的激情动作。
  思慧的呼吸更急促了。
  何小甘知道她是受了戏中情节的影响,生理起了变化,呼吸加促起来。
  何小甘故意移动了一下身体,思慧的手一不小心滑落在小甘的裤档上。
  她感到他的那个已硬绷绷。
  思慧本能的想抽回。
  不过何小甘用手按着她的玉手。
  思慧会意了,于是她用小手手在何小甘的下体来回摸着。
  小甘低下头向思慧说:“你的手是魔手,弄得我的老二舒服极了。”
  “唔…你讨厌啦!”
  思慧轻声细语,怕被别人听到。
  她见室内漆黑,左右邻座并无他人,才放心大胆的摸索。
  此时,小甘也着实不客气在思慧的乳房上一阵乱摸。
  思慧立刻有反应。
  “嗯…嗯…啊…”
  她不敢太过于激动,怕惊动了别人那不羞死人才怪!
  思慧见何小甘越来越大胆,当真怕出了事,急忙说:“小甘…我们…出去吧
…”
  “唔…小甜妹…出去那…要做啥?”
  小甘是明知故问,害得思慧撒娇不依。
  两人于是起身而出,也顾不得电影还没有放映完毕。
  不久,思慧与小甘双双出现在思慧的家里。
  原来思慧家里只有父母亲和她三人同住,另外有一个弟弟暂时住在外婆家,
思慧算准星期六父母亲都要应酬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所以她领着何小甘到家来作客。
  思慧家境富裕,何小甘一看她家里的摆设及气派知道思慧是千金小姐。
  不久,两人已经在思慧的房内脱光了衣服在床上亲热。
  何小甘把思慧压在床上,思慧的两个乳房雪白肥大,比起成熟妩媚的女人实
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小甘左右开弓各抓着一个奶子猛烈的玩弄着。
  两个乳峰上的雪莲子早已被何小甘啜得尖挺起来。
  “啊…唔…死小…甘…唔…”
  她轻娇喘着,双腿被小甘拉开,稀松的阴毛在阴丘上显得她还是个娇嫩甜美
的小姑娘。
  何小甘一会吻着她的粉颈,一会儿跟她亲嘴,然后用一只手在思慧的下体来
回摸索。
  “嗯…嗯…唔…唔…”
  思慧红咚咚的脸上难掩少女的羞涩之情,嫩穴中那淫水已泛滥成灾。
  她的魂魄已经飞了,她急促的娇嗔着。
  “啊…唔…噢…小甘…哥…哥…来吧…嗯…思慧…要…”
  小甘终于骑上去了,他的东西不停的在思慧的嫩穴内斯杀着。
  小甘插了百来下,少女的嫩穴果然特别紧。
  小浪穴紧包着阳具,并不断的放出浪水。
  他全身热麻酥酸,插得不亦乐乎。
  思慧只有哀叫的份,她浪荡的像是个失魂女鬼,不停的狂叫呻吟。
  “哦…用力…哼…哼…哼…嗯…嗯…”
  少男少女此时此刻,已浑然忘我,仿佛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两人激情再激情,疯狂再疯狂,也不知经过多久的时间,一直到小甘狮吼起
来,身体开始颤抖,泄了精之后,一切才又恢复平静。
  两人休息之后,思慧从冰箱内取出早上妈妈替她准备好的速食餐,她胡乱的
下锅弄了几下,两人就这样吃起来。
  本来两人打算吃饱后再来一次男欢女爱,不巧今天爸爸因临时有事提早回家
,思慧在电话中得知爸爸要提早回家,急忙将此事告知何小甘。
  为了怕被思慧的爸爸撞见,何小甘只好提早回家去了。不过回家途中他仍然
不断回味着思慧那纯洁美丽的少女胴体。何小甘从此又要开始失眠了;不知是幸
或者不幸。
  唉……

百站百胜: